钾鸽鸽

晚风和你
在那些孤单的夜里

【祥林】谈恋爱掉头发吗?

依旧大纲文。

睡前故事。




郭麒麟是在店里遇到阎鹤祥的,彼时他手忙脚乱地整理着盘子,抱着一叠杯子企图进后厨。

被一团阴影挡住了去路。

“嘿,您抬眼,让一下路!”

阎鹤祥看着眼前的小孩儿抱着比自己还高的碗碟笑出声,说“好嘞。”脚步却慢一拍往边上蹭。

郭麒麟仰着头气鼓鼓,用力地踏着步子把东西安全地运到水池里,溅起的水渍污了他的围裙。

“您要来点什么。”

他转头,回到收银台前面,脸上挂着公式化的微笑。

阎鹤祥好笑地看着他,顺手指了指菜单上的套餐,用手机扫码付了钱。

郭麒麟的不爽结束在顶头上司出现的那刻,经理对着阎鹤祥点头哈腰叫老板好。

郭麒麟:……

阎鹤祥说啊几个星期没来你这弄得还不错。

郭麒麟继续端盘子,留一只耳朵听着。

当晚复习经济学的时候收到了好友邀请,对方头像是一只熊猫。

“我是阎鹤祥。”

郭麒麟对着市场供需看了半天,回忆起了经理叫的“阎总。”

“郭麒麟。”他一个字一个字打。

“嗯。”对方回得不痛不痒。

打那天开始两人见面的次数直线上升,郭麒麟有次甚至还看到阎总在后厨洗盘子。

“嗨有个人调班调走了,没人顶我替一下。”




周五,郭麒麟下课之后就到了店里,趁还没到他当班,把包里的经济学拿出来看。

啊经济学使人头秃,郭麒麟想到了高老板,一个从世界500强高职位辞职的老师。

阎鹤祥路过,看到他的材料,轻飘飘地说了一句。

“哟高峰的学生?”

“你认识高老板?”

“我同学,怎么,他在教你啊?”

“啊对啊。”

阎鹤祥把手里的东西放下,坐在了他对面。

他拿起一支铅笔,圈了一下他的笔记。

“你这思路不对啊。”





郭麒麟捞到了一个免费的补课老师。

还是高老板的熟人。

这让他在经济学期末考试的时候名列前茅。

并且少掉了很多头发。

阎鹤祥也从阎总变成了阎哥。

暑假临近,郭麒麟接了第二个工,周四一下课就要往店里赶。

阎鹤祥开了自己的机车接他。

可拉风了,一堆姑娘围着看。

过了两天郭麒麟约阎鹤祥看电影。

阎鹤祥问他看什么?

郭麒麟说哦就那个,他吸着可乐指了指。

一部爱情片。

阎鹤祥抱着一桶爆米花,想了想,又想了想。

灯暗下来,他转过头看了看,小孩被喂得圆了一圈的侧脸看上去肉嘟嘟的。

男主在女主楼下摆蜡烛表白的时候,郭麒麟凑到人耳边,叫了一声。

“阎哥。”

阎鹤祥手一抖,爆米花掉进桶里。

男主大声地叫到,“我喜欢你!”

“我喜欢你。”郭麒麟说。

二重奏打在耳膜上,阎鹤祥心说这电影院低音效果真好我心都颤了颤。

嘛,电影院最后一排还是有好处的。

比如搂住小孩纤细的腰来个法式深吻。






春风得意的郭麒麟开学了,为了做研究报告而奔波。

采访一位大佬到深夜,点开高德才发现地铁在2分钟前开走了最后一班。

他算了算打车要花的钱,随机打给自己男朋友。

“阎哥,江湖救急。”

阎鹤祥开着车一路朝五环开,一边开一边嘀咕着你家到底住哪儿啊。

郭麒麟傻笑,说你跟着高德开呗。

开着开着开进了别墅区。

阎鹤祥:……

郭麒麟:再往前一个路口右转,对右转,再往前,啊前面那栋楼靠边停吧,啊对这个车位是我们家的。

郭麒麟:哥你进来坐坐呗。

阎鹤祥挠了挠头,觉得自己在掉头发。

郭麒麟刷开门禁,把人带到自己屋子里。

“我爸妈带着弟弟出差去了,家里就我一人。”

阎鹤祥问他你住这么远上课怎么办啊?

郭麒麟说你傻啊这么晚了宿舍门禁早过了回不去啊。

微妙的平衡崩塌在郭麒麟洗完澡出来的那刻,小孩头发湿漉漉的,穿着oversize的T恤当睡衣,两条腿又细又长,光着脚啪嗒啪嗒地走出来。

阎鹤祥心说这时候不做点什么还是男人吗,招招手把郭麒麟叫过去,搂住人的脖子亲。

郭麒麟被他按的一下失了平衡,下意识地跨坐在那人身上,大腿根贴着那人洗完澡后换上的裤衩。

哦,郭麒麟以前的,据本人说三年前他还是个穿大裤衩的胖子。

擦/枪/走/火就在那么几分钟。

阎鹤祥的手从小孩T恤宽大的下摆伸进去,抚上人细腻的皮肤。

就听到楼下钥匙开门的声音。

“儿砸,你在家啊?”





阎鹤祥是在郭麒麟家的别墅里遇到他父亲的,彼时他手忙脚乱地帮郭麒麟穿衣服,抱着人在怀里觉得头发又掉了很多。

被男朋友家的财富挡住双眼。

“你家这么有钱怎么还出来打工啊,体验生活是吧?”

“唔其实那条街都是我们家的,你的租金是打给我爸爸的。”

“……”

“我这叫在家族企业实习。”



end

评论(19)
热度(305)

© 钾鸽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