钾鸽鸽

晚风和你
在那些孤单的夜里

景俞親啟:

別來良久,甚以為懷。不知北平的天兒是否一樣的冷?大理很暖和,樹上的葉子也都還在。

我看著葉子,常常想起夏天的那些日子。你總是去瓜攤買瓜,偏偏又不會挑。我其實並不在意瓜是否是甜的,只是很樂意看見你懊惱的樣子。

爸爸帶著我轉了好些地方,認識了許多朋友。說出來大概你又要笑話了,先說好了,不許笑,連動嘴角都不行。

我第一次用柴火煮飯把飯給煮糊了,后来爸爸给我和孟叔下了面条。

我看見你笑了!

說起來孟叔和爸爸都誇我做的菜好吃,想來這幾年我的手藝長進了很多,總算是沒有辜負我盯著媽媽做了那麼多次飯。等我回來給你做炸魚吃呀!

大理很好,有山有水,原住民們都很熱情,我在茶館喝當地的茶水...

“你说书不是兴趣吗,景俞?”

《我以为你是喜欢我结果你是憋着给我和我爸爸做亲子鉴定你是人吗你》

《我以为你到我家来是来看我结果你是憋着薅我弟弟头发去做亲子鉴定你是人吗你》

《我以为你见我是因为想我了结果你是为了拿我的头发去做亲子鉴定你是人吗你》

“你为什么一定要用一个家族的事业绑着一个孩子的理想呢?”

更新情报,22号我在天桥,有没有姑娘拼房😭

直播! @Hoyaa 老师在写祥林😭😭😭

一个很神奇的事情。

@阎苏鸡块 这个人在我学校A校区隔壁搬砖

而大一的我在B校区,明天第一次去A校区探险,顺便见一见这个鸽块。

天知道我看到这个鸽块发朋友圈定位我学校食堂的时候的惊恐。

天呐她要是老师我就遁地(?)

说书唱戏劝人方,三条大道走中央。

放假了,开始复健。

祥林 十二风华鉴

龄龙 一个校园paro

高栾 61老师的一辆番外车

廉阁 有个渣攻贱受的paro

© 钾鸽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