钾鸽鸽

人美文甜复合肥。

【金东】暗流 中


🍭警察x混混

🍭ooc

🍭后妈东哥预警

🍭怎么都第二篇了他俩还没打啵。

回顾一下:暗流 上

不就是回趟家吗,有什么可怕的。

李鹤东脸皮厚,李鹤东不脸红。

李鹤东看到人爸爸的时候突然想起来了人家的背景。

谢老先生中气十足,墙上挂着一排勋章。

他想起他哥哥的话,让他安分点。

他现在有点慌。

小孩跑过来,眼睛亮闪闪的,给他递水果。

哎,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几个月不见孩子窜得贼快,隐隐有跟他齐头的势头了。

也不知道随谁。

一顿饭,吃的各怀心思。

“小李啊,我就这么叫你啊,家里是干什么的呀?”

谢老爷子突然对着他举了举杯子,颇有几分李鹤东熟知的江湖气。

他下意...

【祥林】Vulgar story

浮生尽歇的前传,复习一下点我

依稀记得是篇A/B/O,没/有/车。

走你。

沙雕来了哈哈哈哈哈哈

@冰镇椰汁透心凉 金东代言人!

大家好,我是李佩琪。

这是我的二叔乔治。

他正在挨骂。

我含着二叔买的冰棍,榴莲味的,我超喜欢来着。

爸爸不允许我在家里吃,所以二叔会偷偷买给我吃。

二叔承包了我一切不被允许吃的东西和玩的东西。

比如过山车。

贼刺激。

啊我还有个三叔。

三叔跟二叔没关系,只是二叔会叫他三哥,我便跟着叫三叔。

三叔眼睛超大,我超羡慕他。

我长得挺像二叔,眼睛也像他,所以超羡慕圆眼睛。

不过三叔老坏了,老喜欢把收到的佩奇送给我,然后我转手把乔治送给二叔。

二叔对我来者不拒。

有时候二叔会带我去小园子玩儿。

爸爸从来不带我去,三叔说过几次都被严词拒绝了。

没关系,我还有二叔。

二叔...

张:“二队队长李鹤东。”

杨:“是李鹤东吗现在,哦是李鹤东对对。”

张【摇手】

杨:“李鹤东,人家哥哥就在后边儿。”

张:“那,怎么啦,就要说给哥哥听。”

杨:“是嘛,那多努力吧。”

张:“三队队长。”

杨:“三队队长。”

张:“三队队长。万古飘~就会这一个。”

杨:“你是不是想气死李云杰啊,这俩人都跟他有关系你看到没有。”

台下:“三哥来了。”

张【回头】

杨:“来了能怎么着啊真是。”

张:“来了能怎么着啊。”

杨:“就是。喊不行啊这个。”

“我看见你爸爸了。”

“看见看见不嘞。”

“你爸爸长得跟郭汾瑒似的。”

【锤桌笑】

“还自己掐人中呢。”

“太可乐了背过气了。”

“行了行了什么包袱啊。我爸爸长得跟郭汾瑒似的。”

“对呀!”

“郭汾瑒不你兄弟吗?”

“对呀!”

“你爸爸才跟郭汾瑒似的。”

“合情合理٩̋(•͈ω•͈)و”

「(゚ペ)【挠头】

旅行钾钾之合肥之旅。

肥家啦🚶

“你在干什么?”

李鹤东放慢了脚步,从哥哥身后打开的房门里经过,然后悄无声息地打开防盗门,溜了出去。

“在家啊。”他说。

“那我怎么听见……”

“嗨,”他翻了翻裤兜,找着半包烟,没有打火机。抽了一根塞进嘴里嚼,“我哥吊嗓子呢。”

“……你哥真够厉害的。”

“不行不行,没你厉害,你那嗓子吓了半个学校一跳。”

“为什么是半个?”

“另外半个带着耳机吃鸡呢,谁听你。”

“呵……”

李鹤东听着手机那头传来的低笑声,觉得有点躁动,于是站起来蹦了蹦,又看了看路灯下自己的影子,觉得忒幼稚。

啧,这什么烟,真难吃。

“你喜欢戏曲啊?”

“昂。”不喜欢。

“巧了,我买了两张周六的大剧...

我的盆友们能来面基的要小熊猫的qq微信滴滴我一下。

只现场给。

© 钾鸽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