钾鸽鸽

晚风和你
在那些孤单的夜里

有些人吧,你把顶顶好的东西捧在他面前,他不要。

你把他放在心尖,你说别人有的我们也得有,他不睬。

你费尽心思为他好,他当没看见。

凎,叫我一声妈我就原谅你。

@纪九言 愉快面基。

肥家啦(#‵)3′)3°(‵д′)虹桥人这么那么多。

“来儿砸😎”
“我调门可低٩(ü)ว ”
“我记得,你怎么都对儿砸😄”
“亲爸爸(ฅ∀<`๑)”
“你放心,没事儿昂😘”

“嗬,我儿子这调门特别的合适👏”
“呵呵呵呵(´๑•ω•๑`)”
“再高点我也唱得难受,低点我还下不去😏”
“嗬(〃'▽'〃)”
“这调门真是太好了👍”
“嗯嗯( • ̀ω•́ )✧”

大家好,我是李佩琪。

这是我的二叔乔治。

他正在挨骂。

我含着二叔买的冰棍,榴莲味的,我超喜欢来着。

爸爸不允许我在家里吃,所以二叔会偷偷买给我吃。

二叔承包了我一切不被允许吃的东西和玩的东西。

比如过山车。

贼刺激。

啊我还有个三叔。

三叔跟二叔没关系,只是二叔会叫他三哥,我便跟着叫三叔。

三叔眼睛超大,我超羡慕他。

我长得挺像二叔,眼睛也像他,所以超羡慕圆眼睛。

不过三叔老坏了,老喜欢把收到的佩奇送给我,然后我转手把乔治送给二叔。

二叔对我来者不拒。

有时候二叔会带我去小园子玩儿。

爸爸从来不带我去,三叔说过几次都被严词拒绝了。

没关系,我还有二叔。

二叔...

张:“二队队长李鹤东。”

杨:“是李鹤东吗现在,哦是李鹤东对对。”

张【摇手】

杨:“李鹤东,人家哥哥就在后边儿。”

张:“那,怎么啦,就要说给哥哥听。”

杨:“是嘛,那多努力吧。”

张:“三队队长。”

杨:“三队队长。”

张:“三队队长。万古飘~就会这一个。”

杨:“你是不是想气死李云杰啊,这俩人都跟他有关系你看到没有。”

台下:“三哥来了。”

张【回头】

杨:“来了能怎么着啊真是。”

张:“来了能怎么着啊。”

杨:“就是。喊不行啊这个。”

© 钾鸽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