钾鸽鸽

晚风和你
在那些孤单的夜里

【金东】超大只狐狸跟大只兔子的故事



娘gay师爷预警,很沙雕,很沙雕,很沙雕。

……也没那么娘啦。




李冬同志是个校霸,称霸东西北校区的校霸。

为什么没有南校区呢,因为南校区的教导主任叫李伟。

是他亲哥哥。

有一天,李冬跟朋友出去吃饭,朋友突然被女朋友叫走了,作为朋友的好僚机社会好榜样,李冬把自行车借给了朋友,自己走回家。

路上遇到了喜闻乐见的流氓抢钱事件。

一个男人倒在地上抽搐。

他皱了皱眉头,没理。

行走江湖第一要素,不要多管闲事。

男人的金丝边儿眼镜掉在路边上,身上的衬衫皱了吧唧的,又被人踹了一脚,抬眼看了看他。

李冬:“哟,哥们,撒欢儿也不看看这是谁的地儿?”

对面:“??你骂我是狗?揍他!”

然后一行三人灰溜溜地逃了。

李冬捡起男人的钱包,还是牛皮的,手感很好,瞄到了人的身份证,路灯下没看清脸,证件照倒是挺清秀的。

“哥们,哥们。”

“嘶……”

“别装了,人都跑了。”

躺着的人捂着肚子站起来。

李冬看着他坐起身,看着他撑起腿,看着他……站起来。

卧槽这哥们你怎么那么高?

这么高还能被打劫?

谢金眯着眼睛在地上到了半天,李冬帮他弯腰捡起了眼镜。

前者戴上了眼镜,笑眯眯地看着他。

“谢谢你呀。”

李冬:“不用谢。”







校霸李冬同志最近很烦恼,关于新来的高数老师特别喜欢找他提问这件事情。

他数学一直不好,高考之前被哥哥摁着头补习了仨月算是平均分飘过。

谢老师倒是很受女孩子欢迎,他听到好多女生都在说他超有男友力。

就这?

李直男一直不是很理解女孩子心里想什么。

谢金倒是一直没掩饰自己活的很精致的事实,在第三次强迫李冬去他办公室补作业自己敷面膜的时候,李冬终于意识到了他是个给。

精致的谢老师说唉你都晒伤了,塞了他一盒子面膜。

李直男有点不好意思,“挺贵的吧?”

谢老师笑眯眯,“过期了,你随便用。”



某个周五,李冬打完篮球,满身汗地领着包往外走。

谢金蹲在角落里玩手机。

超大个的人缩成一小团,怪可怜的。

李冬说你怎么不走啊。

谢金说噢我怕黑。

李冬:?你他妈说实话。

谢金:……咳我看到上次的人在外边,就没敢走。

李冬:噢……

他俩就一起往外走,离得很远。

谢金就往他边上蹭,他玩边上斜。

然后他差点掉沟里,被谢金提溜上来。

“哎,你干嘛呀,你不能因为我今天喷了香水就不让我站你边上了李冬同学。”

谢金顺势搂住他的肩膀,两个人并肩【并不】往前走。

李冬没说话,他本来是觉得自己身上全是汗味,还黏糊糊的,他怕谢金嫌弃他。

看来是多想了。







这两天李家楼上装修,凌晨还在顿顿顿,报警了都没反应。

李伟跟读书的弟弟说要不哥哥出钱你去宾馆住吧。

李冬说嗨,睡得着。

转头在高数课上睡得很香。

醒的时候心虚地看了谢金一眼,他知道自己要补觉坐的后排,好像后者也没怎么注意他。

谁知道中午的时候在篮球馆门口被人拦下来了。

“李冬同学。”

谢金还是笑咪咪,换了一副眼镜,还是金丝边儿的。

斯文败类,李冬想。

同行的小伙伴们目送了东哥被谢老师提溜走的场面,10分钟之后刷屏了整个校园网。

斯文败类拉着他回了办公室,帘子后面有个小隔间,上面是张单人床。

“再睡会呗,趴着睡对颈椎不好。”

李冬愣神期间被扒了外套塞进单人床里,还戴上了一个粉色的蒸汽眼罩。

这张床躺他正好,躺谢金可能就有点塞不下了。

李冬想起了谢金那个蹲在地上把自己团成团的样子。

差点笑出声。

“想什么呢,”谢金回头抽了本书,再转过身来看到他的嘴角都快咧到天上了。

也是难得,看李冬笑一回。

“……没什么。”李冬吸了吸鼻子。

眼罩开始发热,敷在眼睛上很是舒服。

谢金咳嗽了一声,开始念书上的公式。
【我没有想用这个梗真的我打出来了才想起来……】

3分钟之后,李冬在自己的吐槽里陷入梦乡。

谢金皱着眉头看着李冬翻来覆去,害怕他掉下来。

事后他问他,你到底梦到什么了。

李冬说我梦到当年我哥逼着我学习来着,我又趴在书上睡着了,还,还流口水了。

醒过来之后发现嘴边湿漉漉的李冬很茫然。

谢金推了推眼镜,噢那你是挺惨的。

李冬看他,觉得他像一只偷了腥的狐狸。

超大只的狐狸看着自己的大只兔子说,哎呀你该去上课了。

大只兔子说噢我去辽。


李伟高兴地给妈妈打电话,弟弟开始敷面膜了大概是有女朋友了吧。

妈妈:真的吗?

李伟:嗯嗯嗯。

妈妈:我不信。

带着蒸汽眼罩的李冬:嗯?



评论(16)
热度(161)

© 钾鸽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