钾鸽鸽

晚风和你
在那些孤单的夜里

【祥林】不期而遇4

此等良辰美景为什么不接个吻呢【盲目分析】

寒鱼一大饼:



#复健中


 


超时空同居paro


大老板壮×小画手林


 


前文链接:1 2 3 


 


 


 


 


 


生活总会需要有一些人相爱却不说。——寒鱼卡·饼尔德


 


 


 


 


 


 


 


chapter 4


 


 


 


 


 


 


 


客厅的灯光稍微有点暗,可能要换灯泡了。


 


郭奇林瘪了下嘴,放下筷子把空碗端去厨房,扭回身磨蹭两步把自己窝在沙发里缩成小小一团,圈着腿儿盯着电视机装蘑菇,露出一截白白净净的后颈暴露在空气里,风吹着还挺凉。


 


看着有点可怜。


 


阎鑫洗完了碗打厨房里出来,擦干手把毛巾直接就搭在椅背儿上,一屁股坐在郭奇林身边,刚想上手捏捏他的脖子,犹豫了一下堪堪停在小孩发尾,等了一会儿才往下移胡撸了胡撸郭奇林的后背。


 


“还不高兴呐。”


 


“没,”郭奇林抬手蹭了蹭脸,“只是偶尔想实名辱骂甲方。”


 


他不是没想过撂挑子不干了,以前他爸电话里说的很明白。


 


“儿子,家里来个客人,聊了聊是懂行的。”


“熟人朋友,大企业老板还附带签约画手。”


“哪天回家搭个线儿吧。”


 


“现在的活儿干起来顺手。”


“诶,您放心吧。”


“真的,刚还去谈妥了个项目交稿呢。”


 


往哪交稿。


郭奇林吸溜一下鼻子想,到头来稿子倒是交给阎鑫了。还有,为什么他这么胡撸我跟撸狗似的?


 


他抬头看看阎鑫,突然就乐了一下。


“哥你忙去吧,我真没事儿。”


 


我应该已经习惯了。


 


 


 


 


 


 


 


今晚月色不是很好。


 


阎鑫上手拍了一下郭奇林的脑瓜子,说走咱出去溜溜弯儿。


 


刚过了饭点,路上人说多不多,说少却也着实不少。


路灯是暖黄色的,打在空气里看得分明,把渐黑的天色划出清晰的分界线,一条条像接力一样推着他们回家。


 


这条路还没铺上柏油,郭奇林趿拉着拖鞋走在石头的地面上有点打滑。他眼神不好,长时间画画用眼过度,就慢慢挪着往前走。他觉得距离自己好好做眼保健操的年纪已经过去好久了。


 


“有台阶。”


 


“诶成。”郭奇林一边嘴上答应一边摸着栏杆往下蹭。


 


“哎呦呵,也不早着点儿说,”阎鑫赶紧握住他的手,又换了下左右位置稍稍扶了一把腰,“看不见啊。”


 


“多大事儿,就是有点看不清楚。”郭奇林觉得腰上的手的温度隔着布料还有些烫人。


 


“非得摔一下就知道了是吧,”阎鑫头也不抬,放慢了步速架着郭奇林下台阶,一边下还一边给他数着,“看着点啊,一、二、三、诶好还有两节、四、诶好、五。”


 


“到平地了。”


 


郭奇林咧咧嘴捏了一下他的胳膊,没用什么劲儿。


“你这搞得我跟瞎了一样。”


 


 


 


 


 


 


 


路上没什么车。郭奇林不说话,阎鑫也没说话。


 


他抬头看看,天上没有晚霞,层云一片片的糊在大气层中,把月亮挡得很严实。


 


走过了大十字路口拐弯,阎鑫站在一家彩票站门口,“我去买张彩票。”


 


“呦呵,哥你还信这个呢。”


 


“嗨、这不是,”阎鑫下意识摸了摸自己新剃的头发,看起来稍显有点局促,“人在低谷的时候总得找个什么支撑自己。”


“也是习惯了,说不定能赚一笔大的呢。”


“就能把我被骗走的钱填上了。”


 


“那我也来一注。”郭奇林噘噘嘴,伸手一掏裤兜正好摸出几张零钱,“哥咱俩一起买啊?”


 


他像个得了新奇物件儿一样的孩子,颇有兴趣的看着店面里摆上的彩票走势图,“要不我随便来几个数算了,”


 


阎鑫就揣着兜看着郭奇林,当他想撞个运气,由着郭奇林自己挑。半光半影半明半暗间,他突然觉得自己想能看着郭奇林的背影和后脑勺很久很久。


 


 


 


 


 


 


“万一能中奖呢?”


 


“见面分一半。”


 


“那哥咱俩拉勾。”


 


郭奇林把手举到面前,伸着小拇指,又舔了下嘴唇。


 


他有点后悔这么孩子气,对着一个虽然住在一个屋檐下但是认识时间不长的男人,他不应该这么早就把自己从壳里扒出来。


 


但是他刚打算找个借口收回来的小拇指被勾住了。


 


阎鑫以为他在吐舌头,嘬嘬牙花子也伸出小指。


他的手比郭奇林的大一点,勾住小拇指的时候刚好能感觉到郭奇林手上画画握笔摸出的茧子。


 


握笔姿势不对,他想。


“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谁变谁是小狗子。”


 


阎鑫一本正经的说完,还主动对着用大拇指盖了个章。


 


郭奇林直接笑躺在草地上。


 


感谢当年绿化水平完成达标,要不然只能躺在大马路上了。


 


阎鑫也跟着他一起笑,乐呵呵的挨着他坐下来。


 


草地上还有点潮气,郭奇林躺着看天,一颗星星都没有,后背已经湿了一块儿。他扭头看坐身边的阎鑫,觉得天空从阴蓝有了点光亮。


 


“哥,你看。”


 


阎鑫顺着郭奇林手指的方向看过去。


 


“月亮出来了。”


 


 


 


 


 


 


 


tbc


 


 


下一章 @钾鸽鸽 

评论
热度(85)

© 钾鸽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