钾鸽鸽

晚风和你
在那些孤单的夜里

睡前故事。


“今儿什么活动啊,这么热闹?”

阎鹤祥戴了顶帽子,是他带的社团课送他的,帽檐上印着一圈学校社团的logo。

太阳带来的热浪落下来,额间冒出密密麻麻的细汗。

孟鹤堂靠在柱子边上,新烫的刘海搭在眼睛上面,遮住了眉毛。

“嗨,一学生弄的比赛。”

“什么比赛啊?”阎鹤祥开了瓶可乐,吸管在气泡水里荡来荡去。

“大胃王。”





食堂早就热火朝天了起来,专门的座位被化了出来,贴上了红色的贴纸。

几个男生坐在一边,看样子就是体育学院那帮子壮汉。

他们看到阎鹤祥,对着他打招呼。

“阎老大!”

阎鹤祥笑了笑,这帮踢足球的打篮球的皮孩子,整天不闹点大事情不肯收场。

他去年带了两次队去市里比赛,倒跟他们混的很熟。

边上还站着几个姑娘,和一个瘦瘦的男孩子。

阎鹤祥多看了他一眼。

男孩锅盖头,刘海搭在眼前,一副金丝边儿眼镜下的眼睛眯成一条缝地笑。

阎鹤祥瞄了一眼人的手机,哦在听相声。

他吧可乐喝完,拎着包拍了拍孟鹤堂的肩膀。

“我上课去了啊。”

孟鹤堂朝他点点头,“估计你回来吃晚饭的时候他们比完了。”

“他们吃的什么呀?”

“饺子。”





阎鹤祥哼着小曲儿走回食堂的时候,见到那两个姑娘在外面消食呢,凑在一起三三两两地说笑。见了他脆生生地喊:

“阎老师。”

他答应了,指了指里面,“还在吃?”

扎马尾的姑娘点了点头,“小郭太厉害了,比不过。”

阎鹤祥很诧异啊,这都一个多小时了。

他推门往里一走,就看见那几个足球队的倒在地上。

“嘿嘿,什么样子,起来。”

阎鹤祥对着一帮躺尸的踹了几脚,“冠军在哪儿呢我瞧瞧。”他倒是没想起来队里有哪个人姓郭。

贴着标签的座位上只剩下了三个人,一个女孩子,阎鹤祥依稀记得是校排球队的,一个学运动康复的男孩子,还有,那个瘦瘦的男孩子。

阎鹤祥看了眼边上的孟鹤堂,后者正在记成绩。

“第一名,郭麒麟。”

孟鹤堂找出一个怪异的披风和皇冠,递给一旁发呆的阎鹤祥。

“去给人披上。”

男孩站了起来,朝着他笑。

阎鹤祥愣着给人披上了披风。

“不是,你,大胃王?第一名?”

郭麒麟点了点头,“阎老大是吧,我听他们这么叫你。”

阎鹤祥:“嗯,啊,是。”

“我是中文系的郭麒麟,久仰大名。”




第二天阎鹤祥才知道,郭麒麟以前的体型,这让他很是惊讶。

当然他同一时间知道的还有郭教授跟郭麒麟的关系。

巧的是,郭麒麟报了阎鹤祥的公共体育课,而因为想逃1000米考试而与阎鹤祥迅速拉近了关系。

郭麒麟坐在主席台下面的阴影里乘凉,看着同学们一个个汗流浃背。

“少爷啊,我问你个问题。”

“你说啊哥。”

“你那天,吃了多少饺子啊?”

“一百来个吧,没数。”

“但昨儿我请你吃饭你不只吃了半盘炒饭?吃得饱吗?”

“哥,你知道吗。”

“啊?”

“跟喜欢的人一起吃饭当然要吃的少点啊。”

“嗯,啊,是……”

评论
热度(65)

© 钾鸽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