钾鸽鸽

晚风和你
在那些孤单的夜里

写不完了好困啊

4

我喜欢过一个人。

说是喜欢过可能也不是很准确吧,毕竟让这段暗恋无疾而终的原因是,我死了。

对,我是个死人。

很难说明我现在是个什么,我照了照镜子觉得自己还挺帅的,怕只是脑子坏了。

我jio得我大概是出车祸死的,不然怎么脑子不好了呢。

我忘了我是谁。

但我记得他。

虽然尾随暗恋的人回家不是一个很绅士的行为,但是但我意识到的时候,我已经站在他的浴室里。

哦,真是个美好的晚上。

我蹲在他面前看他泡泡面,看足球比赛,在进球的瞬间打翻了玻璃杯,杯子碎了,啤酒撒了一地。

他收拾的时候被磕破了手,血滴在地上,很刺眼。

我一晃神,他就不见了,听动静应该是去包扎手了。

我蹲下身子,企图去捏碎玻璃。

捏起来了。

我把所有的玻璃用封箱带包好,扔进垃圾桶。

一抬头我就看到了,他的脸。

吓我一跳!

他眯着眼睛看我,问我是谁。

奇怪,既然我暗恋他,他应该认识我啊。

我张开嘴,并不能发出声音。我去拉他的手,他躲了一下。

我懂了,他看不到我。

我在纸上写,我不记得我是谁了。

他看了看纸条,又看了看我【虽然他并不能看见】。

睡前在我面前摆了一根蜡烛,美名其曰怕我看不见害怕。

天呐,我都是鬼了,为什么要怕黑///



3

我的屏幕上出现了一行不是我打的字。

“阎鑫,你该去吃午饭了。”

说实话,要不是心大,我能被吓得半死。

这位昨晚上住在我家的鬼大爷倒是一点儿都不见外。

“我点了个外卖!”

我扬起手机,“芝士焗饭,还能拉丝呢。”

他没动静。

没动静是正常的,他要是一直哆哆嗦嗦我怕是要折寿。

找道理,屋子里有一只鬼会有些阴森,怕不是我阳气太重,镇住了他。

只是每次上厕所都得锁门,我怕他跟进来。

无论是男是女,总是不太自在。

处的久了,我就习惯了,这么一个如同游戏npc般的鬼。一日三餐就算了,有次约了甲方爸爸开网络会议,手机闹铃没响是他把我晃醒的。

他不能碰到我,于是碰倒了桌子。

我从床上弹了起来,急匆匆走过去,发现有一

评论(1)
热度(7)

© 钾鸽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