钾鸽鸽

晚风和你
在那些孤单的夜里

【金东】摆渡(一)

先婚后爱!!!我喜♪

情讷:

#这是个联文
#其实只有两个人联【。】
@钾鸽鸽 您加油,我就来交代个背景
#私设如山,严重ooc预警【x】
#🈲上升🈲转出


BGM——摆渡







“少爷您舍得回来了?”


低着头进门的李冬身形忽的一顿,抬眼瞧了瞧,自家大哥正坐在沙发上背对着自己看着索然无谓的肥皂剧。他向来管教自己不严,只要不是大差错,小打小闹的他从不在意。当年父辈的基业落在他们哥俩手里倒也经营的过去,自个儿单到了现在,哥哥膝下有个小侄女,哥俩手里这点家产早晚都是小姑娘的。


可他是个什么人呢?敢一个人拿着片刀抡开了七八个人救出来自个儿兄弟,敢踩着酒箱一口闷了三瓶牛栏山还依旧恶狠狠的盯着人,敢舍着自己饥肠辘辘也要哥儿们不能落难生活过得去。


他从来都不是个好人,自小到大给家里闯了多少祸他都知道,哥哥一次次拿钱给他保出来,他依旧一次次进局子。他跟哥哥说人不轻狂枉少年,却被人一巴掌扇出了家门去。








少爷秧子犯了倔,死活不肯回家,就着父亲的产业跟公司里干着,仗着脑袋聪明倒也做的风生水起。极好面子的人一直等着大哥来说两句软话带自己回家,毕竟见天睡在沙发上也不老舒服的。父亲走后家里倒是分了几处房产,可自小和哥哥长起来的人抱着行李就进了哥哥家门,说是不乐意自己拾掇家里,以后再说,自己那处房子的钥匙也扔给了哥哥保管。


攒了阵子钱,也挣了仨瓜俩枣的出来,哥们依旧和以前一般处着,自家大哥不胜酒力,和人酒桌上斡旋从来都是自己的事情,慢慢地攒出来了几桌子朋友,推杯换盏的时候,他总归是会烦的。







别人都说着冬哥仗义疏财,愿意和他交情。今儿个借两千,明儿个拿三千的,好面子的人也舍不出脸跟人死皮赖脸的要账,一本子乱账对着对着就没了准头,自己攒的这点钱,都在酒桌上散了出去。


可总有那种人,无底洞一般,一点点的掏空了你。







李冬这人自认不是什么好人,可独这黄赌毒三样是绝不去碰的,可总是管不住自己那些狐朋狗友的。张三今儿睡了个丫头给人搞大了肚子,拿了五千给人打了胎。李四又跟麻将馆的后身押光了身家和他要了一万,这些日子市场又不老景气的,抽着自个儿衣兜里的最后一根雪茄,李鹤东把自己最后剩的几万块钱拍给了刚到澳门回来输了个精光的兄弟。


可日子总是要过的。


李冬攥着手机咬了咬牙,把嘴里的烟头怼在了垃圾桶上,蹲在旁边抖着手点开了哥哥的电话,右手掌心狠狠拍了两下自己的额头,还是退了出来,点开微信给人发了消息。


“哥,能不能先借我十万”







他就这么攥着手机蹲在墙角,胳膊搭在膝盖上直直背靠着墙等人回复,他知道哥哥对他现在这样恨铁不成钢,可跟人开口服了软于他而言已经是极限,自己从小是被他带大的,他不会不知道。何况这一奶同胞的亲兄弟,打断骨头他还连着筋呢。


眼瞧着天色渐暗,李冬起身拍了拍身上不存在的灰,低着脑袋回了公司把自己扔在了沙发上,因着这些日子一直睡沙发,本就腰椎不好的人更是难耐得很,他始终相信一切都能好起来,只要哥哥还愿意管着自己。


只要。








半夜十二点,失眠的人站在窗子前往外看着,这是自个儿从小见识到大的地方,他从胡同口的一个娃娃头一直到了现在,他从未跟人低过头。


真的,难。


手机猛的一震,李冬第一时间解了锁,哥哥一条消息发了过来,咽咽口水点开了对话框。


“钱打你卡上了,明儿回家来,我跟你说点事”


不想家吗?从小就没怎么离开过四九城的人并不知道什么叫想家,可就在哥哥这一则"回家来"的文字面前,断了手指都不曾皱眉的汉子,哭成了一个。


“不回来我亲自去公司找你,你自己看着办”








自家大哥从来都是温和的性子,对爱人对女儿对朋友,即便是对着自己这个祸根子,也极少用这种语气,李冬慌忙擦了眼泪,抖着手也不知道给人回句什么,舔了舔嘴唇也只是打下了三个字


“知道了”









愣着神的人思绪忽然被人起身的声音拽了回来,张张嘴想叫人,却还是看人转过来的一瞬间软了下腿往后蹭了一步,哥哥眼里的怒气他看的一清二楚,天不怕地不怕的人,独怕这个。


他瞧着哥哥轻叹了口气,一步步朝他走过来,再抬眼时仍是满目的温和“怎么,连哥都不叫了?没规矩”


“哥,哥……”李冬张嘴的声音把他自己都吓了一跳,沙哑的跟连着抽了一包烟一样,哥哥似乎是闻到了自己身上的烟酒味道皱了皱眉,给自己推到浴室门口“水烧好了,先洗洗,洗完出来我跟你说”









从来都利索的不行的人,独这一次磨蹭了许久,哥哥也不催,隐约听着外面还是八点档的肥皂剧,给自己身子擦了干净,抓着哥哥备在外间的睡衣套好,抿抿唇出了浴室,呼噜了一把半干不湿的头发绕到人跟前站好“哥,我……”


“我给你找了个人家,三天后结婚,这几天跟家准备准备”哥哥的眼睛依旧没离开电视,嘴里一张一合吐出来的话让李冬晃了身子,往后跌了一步的人掐了掐自个儿大腿根才站稳了身形,他本是想着自个儿单一辈子也就是了,这么多年他也没碰过别人,小三十的人至今还是个雏,有需要了也只是自己解决就是了,他从没想过自己这一辈子就这么被哥哥托付了出去。


“哥……”


“没得商量,是咱们高攀人家,吃穿用度不用愁,滚回你屋里睡觉去”哥哥终于舍得抬眼看自己一眼,满目的认真让他无法反驳,李冬深吸了口气,憋了几十秒才慢慢吐出去,压着胸口的闷痛张了嘴


“哥,我就问句是谁成吗?”


“谢家公子”








五雷轰顶不过如此,他这辈子都想不到会和一个男人这么草率的订了姻缘,腿上一软跪在了哥哥面前,呆愣愣的看着地板咽了下口水,抬眼看着盯着自己看的哥哥,见人满面的不容置疑,深藏在眼底的心疼也被他挖的一干二净,他知道哥哥舍了多大脸面为自己求的一线生机,他也知道去了人家吃喝不愁,他知道自己这头三十年给家里惹了不少祸端,这一次,他想试着不再给家里添麻烦。


“好,我去。哥,您辛苦,早休息”


李冬起了身子,直着脊背回了自己的屋子。


他,即算是要雌伏于人,可站起身来依旧是那个杀伐狠绝的李冬。





评论(1)
热度(157)

© 钾鸽鸽 | Powered by LOFTER